活動1  活動2
本站需要您的支持,以助網站更好運作:
(1)懇請您捐款購買推薦商品
(2)或懇請您戳戳它↓(無法顯示請重整或點此)



本站公告:
鼓勵本站:您的贊助是本站動力來源
◆推薦本站:歡迎分享文章連結給好友
◆拜訪本站:文章陸續更新,歡迎關注
◆介紹本站:歡迎介紹好友來本站坐坐
◆聯絡本站:
(1)可在文章下或此頁任一處留言即可
(2)內容不合規定者會刪除,還請見諒
◆今日更新: 快感指令next陰陽師白島偶像夢幻祭
P.S.快感指令next(中版):歡迎各位提供席德線選項,幫助更多玩家!
 公告.更新  文章搜尋

2014/05/01

[知識]緬懷名人 「孤獨國國王」詩人周夢蝶




介紹名人有「孤獨國國王」之稱的知名詩人周夢蝶。









資料:資料1資料2資料3資料4

周夢蝶(1920年12月30日-2014年5月1日),籍貫河南省淅川縣,臺灣詩人、文學家,定居在台灣新北市新店區,本名周起述。筆名周夢蝶,起自莊周午夢蝴蝶,表示對自由的無限嚮往。 周夢蝶寫詩始於民國41年,退伍後加入「藍星詩社」做過書店店員。從軍中寫詩到武昌街明星咖啡屋騎樓廊柱下,擺設書攤20年,專賣詩集和文哲圖書,並出版生平第一本詩集《孤獨國》。1962年開始禮佛習禪,終日默坐繁華街頭,成為北市頗具代表性的藝文「風景」,文壇「傳奇」。1980年因胃病開刀,才結束二十年書攤生涯。之後退休在家,研習禪、佛法。最拿手的是瘦金體小楷,經典之作為「行到水窮處」。 作家周夢蝶2014年5月1日下午2時48分病逝於台灣新店慈濟醫院,享壽94歲。


周夢蝶

「孤獨國」國王、詩人周夢蝶五月一日下午二時四十八分病逝於台灣新店慈濟醫院,享壽九十四歲。
文壇人士透露,周夢蝶四月初因膽結石入院治療,開刀後引發肺炎合併敗血症,上周住進加護病房。

周夢蝶一九二一年生於河南省淅川縣,本名周起述,筆名起自莊子午夢,表示對自由的無限嚮往。一九四八年隨軍來台。

一九五九年起於台北市武昌街明星咖啡廳門口擺書攤,專賣詩集和文哲圖書,並出版詩集「孤獨國」。

一九六二年起他禮佛習禪,終日默坐繁華街頭,成為台北頗具代表性的藝文風景與文壇傳奇。

一九八○年因胃病開刀,才結束廿年書攤生涯,退休在家研習禪、佛法,仍寫詩不輟,九十歲還發表「周夢蝶詩文集」。

周夢蝶總是一襲布袍獨坐街頭,宛如入定僧人。詩人余光中曾形容周夢蝶是「大傷心人」,「他寫詩像鍊石補天,補心中的遺憾。」

周作詩字字推敲,一首短詩可以苦吟半年。書寫最久的詩「好雪!片片不落別處」,醞釀期長達四十年。

政大教授陳芳明分析,周夢蝶是一位既入世又超越的詩人;他延伸了中國禪詩的精神,將「意在言外」的技巧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
周夢蝶曾在一九七七年獲「十大詩人」榮銜,卻選擇退出,「因為他認為這也是一種商業行為。」鄭愁予表示,正因周夢蝶不貪小名小利,他的人與詩作才煥發一種「感動的力量」。

高師大副教授曾進豐譽周的詩是「霜雪淬礪的生命滋味」,他相信,周的詩作將可與唐詩宋詞並列。

文化部長龍應台說,周夢蝶的一生,是台灣文化史的一頁傳奇,更是一個時代的勳章。



周夢蝶曾獲第2屆中央日報文學獎的成就特別獎、第1屆國家文藝獎文學類獎,還有詩集「還魂草」、「周夢蝶‧世紀詩選」、「十三朵白菊花」、「約會」等,是備受藝文界推崇與珍惜的藝文瑰寶;周夢蝶的詩融合儒、釋、道、哲學等中外宗教的意境,周夢蝶於38歲那年出版生平第1本詩集「孤獨國」,並在首頁寫道:「以詩的悲哀征服生命的悲哀」。


周夢蝶在國內現代詩壇,具啟蒙與指標地位,總統馬英九曾於民國99年2月親自前往台灣新北市的新店區探視周夢蝶,總統馬英九稱讚周夢蝶像古代春秋時的顏回,居陋巷,一簞食、一瓢飲,也如墨子一般,關心時事,兼善天下,是後輩典範;詩壇與文壇對於周夢蝶的過世表達不捨,想要發起「周夢蝶詩獎」,以獎學金的方式鼓勵文學創作,不過籌募基金的方式,及相關的細節仍要研商。





周夢蝶的詩的分期與風格特色

(一)《孤獨國》時期(1953~1959)

《孤獨國》是周夢蝶的第一本詩集,本集的主要內容是呈現的是詩人自身的生活,及苦思冥想的體會,詩句中字字悲苦,句句孤寒,如第一首發表於日報的詩作〈無題〉「一朵憔悴的心花/葉葉飄繞在你窗下/不為偷吻你的綺夢/只為聽一兩聲木屐兒滴答……」流露出「寧靜孤絕」的美。本時期的作品,大多是訴諸於「想像」和「概念」,如〈詠蝶〉一詩中,作者相信自己是一隻蝴蝶而有,你的生命只是一個『痴』/你的宇宙只有一個『愛』/你前生定是殉情的羅蜜歐/錯認百花皆為茱麗葉之靈魂/最後一瓣冷紅殞落了/你的宇宙也隨著給埋葬/秋雨秋風作了你的香塚/可有朵朵花紅為你弔徠?」或是在〈默契〉第二段一樣有同樣溫馨與哀怨夾雜的象徵「每一閃蝴蝶都是羅蜜歐痴愛的化身/而每一朵花無非茱麗葉哀怨的投影/而當二者一旦猝然地相遇/便醉夢般濃的化不開地投入你和我,我和你」在〈讓〉「讓風雪歸我,孤寂歸我/讓風雪歸我,孤寂歸我/如果我必須明滅,或發光/我寧願為聖壇一蕊燭花/或遙夜盈盈一閃心淚」等作品都是著重於「個人經驗」的書寫,技巧上較「平直」,只單純的情感抒發,並無獨特的內涵與意義。

〈孤獨國〉孤獨成為他追尋生命意義的必需,他深知孤獨,而表現為一種擺脫孤獨的努力;他之所以展現孤獨的美好,實是為了擺脫孤獨的煎熬。於是詩人將「孤獨國」塑造為一理想世界,那裡氣候迷人:「這裡的氣候黏在冬天與春天的接口處」,這是「觸覺」的美,那裡「這裡沒有峱騷的市聲,只有時間嚼著時間的反芻的微響」具有「聽覺」的美。

昨夜,我又夢見我

赤裸裸的趺坐在負雪的山峰上

這裡的氣候黏在冬天與春天的接口處

(這裡的雪是溫柔如天鵝絨的)

這裡沒有峱騷的市聲

只有時間嚼著時間的反芻的微響

這裡沒有眼鏡蛇、貓頭鷹與人面獸

只有曼陀羅花﹑橄欖樹和玉蝴蝶

這裡沒有文字、經緯、千手千眼佛

處處是一團魂魂莽莽沈默的吞吐的力

這裡白晝幽闃窈窕如夜

夜比白晝更綺麗、豐實、光燦

而這裡的寒冷如酒,封藏著詩和美

甚至虛空也懂得手談,邀來滿天忘言的繁星……



過去佇足不去,未來不來

我是「現在」的臣僕,也是帝星。

整體而言,《孤獨國》的詩是生活又是冥想的,因為他有「徹悟的怡悅,解脫的歡快」,他的詩中充分的展現「無我」的東方精神。

(二)《還魂草》時期(1960~1965)--用典抒情

葉嘉瑩序《還魂草》時說,他是「一個以哲思凝鑄悲苦的詩人」,而且其詩所表現的是一種「自雪中取火,且鑄火為雪」的境界。《還魂草》時期,周夢蝶詩作的哲理成分增加,悲苦成分也與日遽增,理智與情感的對峙與糾纏更為強烈,詩人常藉助深奧的典故、鋪張繁複綿密的意向,加上弔詭句法的大量使用,遂造成詩作的幽深艱澀。因此而洛夫評《還魂草》時則說:「周夢蝶的詩,不僅是處理他的情感表現個人的哲思的態度與方法,而更是一個現代詩人透過內心的孤絕感,以暗示與象徵手法把個人的(小我)悲劇經驗加以普遍化(大我),並對那種悲苦情境提出嚴肅的批評。」[3]

〈菩提樹下〉

誰是心裡藏著鏡子的人呢?

誰肯赤腳踏過他底一生呢?

所有的眼都給眼蒙住了

誰能於雪中取火,且鑄火為雪?

在菩提樹下。只有一個半個面孔的人

抬眼向天,以嘆息回答

那欲自高處沉沉俯向他的蔚藍。



是的,這兒已經有人坐過!

草色凝碧。縱使在冬季

縱使結趺者底跫音已遠逝

你依然有枕著萬籟

與風月底背面相對密談的欣喜



坐斷幾個春天?

又坐熟幾個夏日?

當你來時,雪是雪,你是你

一宿之後,雪既非雪,你亦非你

直到零下十年的今夜

當第一顆流星騞然重明



你乃驚見:

雪還是雪,你還是你

雖然結趺者底跫因已遠逝

【賞析】

本詩暗用《指月錄》清原惟信禪師悟道之說,寫有我到無我到真我的過程。詩人一開始便用詰問法問誰是先知先覺,誰能見人之所未見,並能將雪與火這兩種截然不同的物質加以轉換呢?名詩人蕭蕭曾用佛家緣起性空的禪境分析此詩的音節:真正在〈菩提樹下〉這首詩中的雪與火,則是代表了兩個極冷和極熱的煎熬過程,「誰能於雪中取火,且鑄火為雪?」表現佛家色和空截然相異的執著觀念的破除色與空是有無的執著,雪與火則為冷熱感的極端,在雪與火之間往來取鑄的是種歷練的過程,誰能如此呢?「身似菩提樹,心如明鏡台」或許能夠,因此周夢蝶的第一句詩這樣寫:「誰是心裡藏著鏡子的人呢?」誰的心能如明鏡台呢?同在菩提樹下,不一定能成無上正覺,面對蔚藍天空,也只能以嘆息回答一切。[4]

〈行到水窮處〉

行到水窮處

不見窮不見水---

卻有一片幽香

冷冷在目,在耳,在衣。



你是泉源,我是泉上的漣漪,

我們在冷冷之初,冷冷之終

相遇像風雨風眼之



乍醒。驚喜相窺

看你在我,我在你;

看你在上,在後在前在左右:

回眸一笑便成千古。

你心裡有花開,

開自第一瓣猶未湧起時;

誰是那第一瓣?

那初冷,那不凋的漣漪?



行到水窮處

不見窮不見水---

卻有一片幽香

冷冷在目,在耳,在衣。



【賞析】

本詩的題目是取用王維「行到水窮處,坐看雲起時」的詩句,詩人本身曾對這兩句詩有過精闢的分析:表面上看這兩句話,是寫雲和水,好像沒有深意,事實上不然,水和雲這兩種東西是個象徵,是個動象,也可以說是生命的象徵,雲是動的,水是動的生命也是動的。所以他拿雲和水都是來象徵生命,水流到不能再流的盡處,雲剛剛升起這是說最高的真理,生命的盡頭也是生命的開始,生命的開始也是生命的盡頭。水和雲,是生命的現象現象之外,另外有一個東西超乎這個現象之上的至 高無上的真理,這個水也好、雲也好,就用佛家的名詞叫生滅法,雲有飛得時候,水有流的時候,但是,雲有不飛得時候,水有不流的時候,然而另外的最高真理是不受生滅法的約束,他是超然的,永遠在那兒動,但他永遠不疲倦,像老子講的「獨立而不改,週行而不殆」,所以表面上寫的是雲和水,事實上他是寫真理。



(三)《約會》、《十三朵白菊花》時期(1966~迄今)

周夢蝶經過了《孤獨國》時期的苦吟之作,《還魂草》時期的冷冽摯情,似乎給人的感受都是孤獨寂寞,而詩人因著自己生命經歷的不同也有了不同的體會。尤其在一九八0的一場大病之後,詩人的心境有了極大的轉折。他曾自述到:我以前觀念錯誤,以為我生我老病我死,全是我自己的事,與世界無關。經過這番折騰,纔幡然誨悟:人是人,也是人人。……原來活著,並不如我所「以為」的那麼簡單,草率,孤絕與慘切。

所以詩人在進入一九八0年代,詩作在創作上,無論是取材、表現,皆更輕鬆、更生活化了。以平淡的語言寫平常之景,卻產生了最不平凡的境界,加上習佛益深,其禪思哲理之作更見功力。如

<白西瓜寓言>—賦得下弦月

只有瓤;

無子,亦無皮

且永不變味



也不必經歷抽芽開花的過程

也不曉得是誰下的種

剛一想到愛與被愛

那不能自已的美與渴切

白西瓜。唯一的這顆白西瓜

便不能自已的

熟了



是圓滿,招來了缺陷?亦或造物

嫌忌太亮與太白?

經過不可說不可說劫的磨洗與割切

多麼可憐!而今只賸只剩千萬分之一的一瓣了



千萬分之一的一瓣:

薄歸薄,

倒未聽見說誰被誰

一葉知秋的封殺—

除了蟾蜍

這饕餮而無忌憚的

天狗的弟弟



然而然而然而

畢竟畢竟畢竟

還是吐出來了

窈窕依舊,清涼與皎潔依舊

最可口的這邊,恰是早年

被齒及的這邊



更可驚可怪的是:

得瓜者,復為瓜所得

而成為瓜。成為

可圓可偏可半可千江的傳說

<附跋>

七十二年秋某晚,石牌訪友不遇,歸途中,仰見浮雲在天,片月為明,因念人世聚散,苦樂得失,或幸或不幸,帶莫不有其必至之勢,與當然之理;四影蘇軾水月之喻自寬,而出無所用其喜戚耳。又,無遇有天狗噬日,蟾蜍竊月之說,余腹儉,眇不識其所本,聊以寄意而已。






前往『文章列表』可查詢本站更多的文章喔!